2009年3月12日星期四

八陣無極圖(四)

接著那女婢便對金寶山道:「金先生,你武功可高得很吶,四招之內便把名動江南的『一劍定江山』給放倒,真是了不起。」

金寶山微微一笑道:「兄弟我年紀比江少俠大上一輪,武功勝過他一籌半籌,也是理所當然的,否則我豈不便是那個……那個馬齒甚麼長來著……」

周濟聞言又忍不住出口道:「錯了!錯了!是狗齒徒長,不是馬齒。」

金寶山聞言拍掌道:「是了!是了!果然是狗齒徒長,金某胸中一點墨水也無,多虧小兄弟提點。」

那綠衣女婢噗哧一笑,也不理睬金周兩人,又對眾人道:「金先生已勝一場,在場還有哪位願意上場與金先生爭勝的?」

眾人眼見金寶山武功高強,一時半刻竟無人出場討戰,涼亭中沉默半晌,只聽得水聲喇喇。

此時那白衣美女眉頭又是一蹙,正欲說話,忽然便有一位青衣勁裝的青年越眾而出道:「在下凌雲鏢局平四方,想請金先生指點兩招。」

金寶山便道:「你是平天下那老鬼的兒子麼?想必武功也好不到哪去。」平四方聽他一開口便辱及自己家門,心中按捺不住,大喝一聲道:「有請了!」語畢揉身向前。

只見平四方拳如雨下,出手快疾如電,但金寶山卻是輕描淡寫,一手背在背後,只用左手隨意格擋,竟將他一輪疾攻全數拆解。平四方使的是凌雲鏢局家傳的迅雲拳,迅雲拳出招快捷無方,意在對方未有準備之時,數招之內取得勝機,此時平四方幾式快攻竟被金寶山輕易拆解,心中一急,出拳更快。

平四方拳影霍霍,雙拳使得猶如雷轟電閃,豈知金寶山一隻左掌更是快捷絕倫,這時場中掌影成千上百,眾人才知這千手彌陀掌何以被稱作「千手」。平四方雙拳強攻不入金寶山一隻左掌舞成的掌牆,心中焦慮更甚,只見他雙拳齊出,一招「雲雨大至」攻向金寶山胸膛,金寶山則出左掌拍向他右拳,平四方見著心中一喜,後著遞出,左拳擊向金寶山右胸,端的是狠辣威猛。忽地平四方左脅一熱,猶如身受巨石撞擊,身子平平飛出數丈,噗通一聲便掉入湖中。

原來金寶山一直背在背後的右掌,趁著平四方右脅門戶洞開之時,一掌擊中他的身子,原本以平四方的武功,這一掌並非抵擋不住,只是金寶山適才故作閒暇,不動右手,讓平四方一直未去顧慮他的左半身,此時冷不防地一掌打出,竟然大奏其效,一舉擊飛了平四方。

金寶山呵呵大笑,撚了撚自己唇上留下的長鬚道:「平賢弟,金某從不讓人佔便宜,怎麼會光用一隻左掌去會你的雙拳呢,我看你一表人才,結果還不如你老子精細,真是犬父必有犬子。」

此時綠衣婢女又是一拍雙掌,兩名家丁便跳下湖去,背起了已然暈厥的平四方,將之給抬出了涼亭之外。

那婢女開口道:「恭喜金先生連勝兩場,請問金先生需要先小憩片刻麼?」

金寶山搖手道:「金某人又不是甚麼七老八十的老丈,我正值壯年,不過幾個後生小輩,便是一齊上了,金某也是額不見汗……唉呦!不對,要是他們一齊上,那我八臂金蟾不就給人佔了個大大的便宜了麼?這可不行!」

那婢女又是一笑,便不再說話。接著鄂東雙雄楊金川、楊銀川輪流上場與金寶山過招,此兩人本是雙生兄弟,長在兩人心意相通,因此與人對陣時招數能配合的天衣無縫,但是論單打獨鬥,兩人武功卻是平平,過不了數招,便雙雙給家丁抬出了涼亭之外。

那「玲瓏秀才」岳新此時見到金寶山連鬥四人,便欲上場與之相鬥。岳新工於心計,雖然心知自己武功不及,但是對方已打了四場,正該是內力不繼之時,如果此刻不上,讓其他人打敗了金寶山,不但可能失去爭奪諸葛家姑爺位子的機會,更是失卻一個揚名的大好時機。

他心念及此,便抱拳道:「岳陽城岳新在此,欲領教金兄的高招。」

金寶山聞言笑道:「岳大秀才,你想趁金某氣力不繼的時候上來佔我便宜嗎?雖然金某人三招兩式便可以打發你這窮酸秀才,但是我卻偏偏不讓你佔這便宜。」說罷又對那白衣女子道:「雖然金某內力悠長,能十戰不疲,但是此時肚子卻是餓的前胸貼後背了,一整天下來只吃得那十來顆荔枝,實在填不飽我這個飯桶。」說罷拍了拍自己挺凸的肚子。

那白衣女子微微笑道:「小女子見金先生武功高強,打得極為精彩,竟忘了招待各位用晚膳,請各位恕罪則個。」

說罷便對家丁吩咐了幾聲,那家丁領命而去,不到一盞茶的時間,前後五六個家丁便端進十來碗菜餚和幾壺紹興女兒紅入那涼亭之中。

那十幾碗菜餚,道道皆是江蘇一帶的一品名菜,不僅做工繁複,用料更是新鮮美觀,例如金陵名菜肥腸魚、十三香龍蝦、趙氏紅湯甲魚、文蛤燒雙索、手撕鴿等等。眾人一整天下來,早已飢腸轆轆,此時聞到菜餚香氣,更是難忍嘴涎,幾名性子較急的豪客,未等示意,便已坐下大吃了起來。那綠衣婢女見狀,便替白衣女子備好碗筷,也不說話,便同眾人一起吃了起來。

席間只見那白衣女子酒僅沾唇、飯菜亦只淺嘗一口便止箸,正如不食人間煙火、端麗無雙、凡人不可侵犯的仙女。但那綠衣美婢卻是酒來杯乾,食量甚大,眾人見她大眼俏唇,頰上飛紅,卻是言笑晏晏、談吐不失禮儀,不禁也是心生嚮往,甚至有些人心想:「若是娶不到那仙女一般的諸葛小姐,娶這美婢回家也算是不虛此行。」

宴席之中,周瑕卻是滴酒不沾,每當有人聽聞他是赤壁莊少莊主,便會向他敬酒,但周瑕卻不住叫周濟替他喝去,這來來往往之間,周濟已喝了不下數十杯紹興女兒紅,但他仍是面不改色,言語之間全無反常,足見酒量極宏。

此時那綠衣婢女忽然向周濟舉杯道:「周少俠酒量齊天,真是英雄出少年,夏荷佩服之極,在此敬上一杯。」周瑕聞言卻搖手道:「我自小滴酒不沾,怎會說我酒量齊天呢?小姐此言差矣!」夏荷笑道:「人家不是向你敬酒,你自作多情個甚麼勁兒,我是向周濟周少俠敬酒。」周瑕給他一陣搶白,心下大窘,卻又不知如何自解,只好臉上強笑,對著周濟道:「難得姑娘那麼欣賞你,你便陪她喝一杯罷。」

周濟初始也以為那綠衣婢女夏荷是在向周瑕敬酒,此時聽到她如此說,心裡吃了一驚,忙道:「小子我武功低微、見識短淺,加上說話口無遮攔,常惹麻煩,怎麼稱得上英雄出少年?我看最配得英雄出少年這五字的,便是我金陵赤壁莊少莊主周瑕了。」

夏荷巧笑倩兮,仍是舉著酒杯道:「周少俠,我說的英雄乃是酒國英雄,你們家周瑕周少爺,自稱從小滴酒不沾,怎能說是酒國英雄呢?」

此時金寶山正自埋首大吃,聽到夏荷和周濟的一陣對話,忙插嘴道:「你們兩個一個酒國英雄、一個酒國英雌,依兄弟看來實在相配得緊,不如諸葛小姐我娶著,你們一個快嘴書僮,一個刁蠻丫環,恰好配成一對,正所謂好事成雙!」

話聲未畢,只見周濟臉上一紅,忙大叫道:「你這天殺的賊胖子,胡說八道些甚麼!」周濟為人本是心直口快,加上金寶山武功雖強,卻從不對旁人發怒,此時他心中一急,說話更是肆無忌憚。

周濟罵得雖是難聽,但果不其然,金寶山仍是不怒不嗔,只是抹了抹嘴笑道:「常言道:『說得一門好親,勝造七級浮屠。』今日兄弟我心情忒好,心想作作好事,你這小鬼竟然說我胡說八道,實在是不知好歹。」

周濟道:「總之你快給我閉嘴,免得你狗嘴裡不但吐不出象牙,還徒長滿嘴狗齒!」金寶山聞言卻是笑容不改,他呵呵兩聲,不置可否地說道:「小兄弟不喜歡,那金某不說便是。」

周濟身為書僮,今日陪同周瑕來到諸葛府,除了看緊主子之外,心中本是未存他想,此時經金寶山一提,他心中害羞,便抬眼偷偷瞧了瞧夏荷。只見涼亭外夜空中月光皎潔,涼亭內夏荷娉婷窈窕、雙眸如星,身形雖不若那白衣女子纖細修長,卻別有一番少女的天真爛漫,加之以落落大方、笑口常開,對周濟來說,反而比那美極秀極的諸葛小姐更能使他生出親近之意。

夏荷聽得兩人又鬥起嘴來,心中好笑,手上卻不便放下酒杯,於是對周濟道:「周少俠,小女子先乾為敬。」說罷一口氣喝乾了整杯酒。

周濟見到夏荷全不理會金寶山的閒言閒語,若是自己再行計較,便顯得小氣而失其男子氣概,於是笑道:「少俠兩字,小姐休得再提,周濟承受不起,不若小姐稱呼我一聲『周小弟』便是。」

夏荷笑道:「這怎麼行?既然少俠不喜少俠兩字,那妾身稱您一聲周大爺總成了吧。」

周濟道:「不成,不成,我才幾歲大的人,鎮日價給人大爺大爺地叫,豈不氣悶得很?總之妳要叫我啥都成,就是別太過憋扭。」語畢舉起酒杯,也是一乾而盡。夏荷見狀,臉上淺笑,便不答話。

過了約莫小半個時辰,正當眾人酒足飯飽、家丁收拾了杯盤碗筷之際,又聽得金寶山對岳新道:「岳大秀才,兄弟我現在休息夠了,請上來賜教罷。」

岳新臉色鐵青,心想:「看來這廝氣力已復,老子剛剛的如意算盤現下卻打不響了,如要跟他真打麼,卻又打他不贏,看來只能另謀他法了……」

他號稱「玲瓏秀才」,心眼甚多,此時他沉吟片刻,心念一定,便抱拳道:「晚輩有僭了。」語畢自懷中掏出一把鋼柄摺扇,倏地點向金寶山左胸下「期門穴」。

金寶山仍是好整以暇,左掌一出,擋去摺扇道:「甚麼晚輩不晚輩?看你不過小我兩三歲,便敢自稱晚輩,實在好不害臊。」

岳新摺扇被格,右手一搓,刷地一聲展開了扇子,接著又是一劃,一招「迴風落雁」由上而下斬向金寶山。金寶山伸掌欲擋,豈知岳新這一斬只是虛招,掌扇甫觸,岳新又是刷地一聲,借力合起扇子,急點向金寶山左眼。

金寶山擋無可擋、正待退後之時,只見岳新一掀扇柄機括,噗地一聲,竟有一叢細如牛毛的銀針激射而出。

(待續)

4 則留言:

玄天 提到...

死岳新,恁地陰損歹毒!
(衝上)
金寶山:怎地又來了個窮酸秀才,煩也不煩。
(給金寶山一招「不墮惡障」轟飛)

黃嗣軒 提到...

金寶山先生還有許多出場機會
不過岳新..就殘念了XD

下一篇小說希望可以有很多歹毒之人!!

玄天 提到...

真的真的!
會用千手彌陀掌打趙匡胤軍嗎(拿著鐵手套請金先生簽名中)

話說,我乾妹......

事實上那個什麼迴雁劍還是我想的,嘖,到最後她還是上來回文啦。

嗯,還請恕罪則個。

不過您說得也對,金庸先生矗立武俠文壇半世紀也不是沒有道理的,其題材圓轉廣被,包羅萬象,任何情節套路,均逃不出其藩籬。(有時我還怨他把好梗都用光了,自己都沒什麼可以用)

說真格的:您的題材很創新、很成功!
除卻一開始周瑕那支玉簫(八成是跟梅莊黃鍾公借來的)以外,我看不出一點金庸影子。甚至情節不落傳統武俠的套路,讓人意想不到。

如怎麼找出沾上汁液的人?蜜蜂我是有想到,但那迷香整個就是出乎我意料之外!好個「銀桂薄霧」!還有金先生擺開架式的時候也與嵩山派樂厚先生有些神似,但下一刻馬上把那個目中無人的江流石撂倒!帥!不愧是玉彌陀的弟子!名師出高徒!

期待您出書!

黃嗣軒 提到...

原來兩位高手是師出同處啊XD

不用覺得不好意思啦,有人能花時間閱讀,還來打出建議,我想哭都來不及了耶!

話說回來,劇情那麼有梗,開場峰迴路轉,還是拜朱大俠的頭腦之賜,小弟專負責作些聊天打屁、支微末節的事情,所以要記得是「我們」的作品啊XD

非常感謝您的喜愛,我們會繼續努力!